郭孔丞【读后感】独裁者手册-秘密读书

郭孔丞

这本书原版是美国人在研究整个民主和独裁政体的区别,书里面的价值观是建立在美式普遍民主法则的基础上,读本书发现有些地方说明逻辑不通顺,案例也不完整,就中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表述很多地方不完整,就顺便百度了下,告知现在自己看到能市场公开发行是一个阉割版,这个话题不做探讨。希望有天能把英语学好,去英语的国家旅行,能看到正版。
本书的逻辑谈论是民主和独裁,指出了两者的共同和区别。纵观现有的所有政体及团队,公司机构给出了三个角色划分:可相互替代者、有影响者以及不可或缺者。
这三个角色奠定了本书的基础,书中讲述了它们在各自角色扮演时候的思考模式及各自行为差异,还有三者之间的共生关系。书中的内容直指很多政体领导人基于什么样的思考方式在做整体的思考,并没有宣传上讲的那么的伟大,也没有阴谋学上描述那么暗黑。很多的他们还是基于自己“自私”角度做出最优的选择。书中论述很多次“财权”对于领导人的重要性以及基于“财权”这些人做出什么样的思考及行为。这对于自己日常生活中看到关于政党和公司事情的新闻,有很多借鉴与思考的地方。
书中的观点很多的时候让人想起《君主论》《孙子兵法》等权谋的书籍。“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谋略这东西在开始的时候总让人会想到阴暗,想到血腥,想到负能量。和很多同学、朋友的沟通的时候,谈论商业谋略,思考商业的道德及分析商业行为的逻辑关系,总让他们觉得惊讶,或者甚至会感觉到恐惧。读本书后,更加能感觉价值观一致的重要性。有的人已经习惯看到表象,习惯性的被动接受别人传输的价值观,不会去思考更多更深次的逻辑,美名其曰正能量,乐观。对于我来说,或许一个人习惯了相对的黑暗,这样的人守着自己的本心,遵从基本的道德逻辑才是真正的强大。
文末,我们怀着各自最大的善意来相处,谨守恶的本能及善的本能,或许能做到“不逾矩”。
读书摘要
◆ 引言 统治的规则
>> 一旦我们开始思考是什么因素帮助领导人获取和维持权力,我们也将明白如何去矫正政治。政治,正如所有的生活,是关于个人的,每个人都致力于去做对自己有利的事,而不是对他人有利的事。
>> 是小共和国还是大共和国更有利于选出公共福利的适当守护者,显然是后者。
>> 国家不会有利益,人有。
>> 任何国家(或任何企业)中最主要的利益推动者是居于顶端的人—领导人。所以我们从这个简单的出发点开始:统治者们的自私算计和行为是所有政治的推动力。
>> 领导人的自私算计和行为构成了他的统治方式。那么对于一个领导人来说,什么才是“最佳”的统治方式?关于如何统治才是最佳,答案就是: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先攫取权力,然后维持权力,并从始至终掌握尽可能多的国家(或企业)收入。
领导人行为的理由是什么?是为了攫取权力,维持权力,最大限度地控制财权。
>> 如果我们要玩政治游戏—我们所有人时不时都得玩—那么我们必须学会如何赢。
◆ 第一章 政治的法则
>> 没有人能独自统治;没有人具有绝对权威。差别只在于有多少人需要豢养,又有多少资源能够拿出来进行豢养。
>> 可相互替代者、有影响者以及不可或缺者。
>> 他们拥有成百万计的可相互替代的小股东。他们拥有一些有影响的机构投资者和其他股东。而不可或缺者则是那些真正能够挑选董事会成员和高级管理人员的人。
>> 政府都一个样。差别只在于选择人和致胜联盟维度。这些维度限制或允许领导人为了保住权位能做和应该做什么。限制或允许的程度取决于选择人集团和致胜联盟如何相互作用。
>> 自私自利在这些情况中扮演了重大角色
资源永远稀缺
>> 无可否认,人类对自我利益的专注告诉我们,统治者、企业领导人以及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喜欢拿走别人的钱留为己用。
>> 致胜联盟的每一个成员都明白有大把的人在门外等着取代他,每个成员都要小心翼翼不给在位者提供理由寻找替代者。
>> 我们已经看到政治生存的欲望如何决定了一些关键性的收入产生政策和分配政策,以及在位者可自由裁量的钱袋子大小。
>> 法则1:让你的致胜联盟越小越好。一个小规模的致胜联盟使领导人只需依赖极少数人就能保持权位。
>> 法则2:让你的名义选择人集团越大越好
>> 法则3:掌控收入的分配
>> 法则4:支付给你的核心支持者刚好足够确保他们忠诚的钱
>> 法则5:不要从你的支持者的口袋里挪钱去改善人民的生活。
>> 举例来说,为什么国会为了选举利益而改划选区?恰恰是因为法则1:让你的致胜联盟越小越好。
为什么某些政党赞成移民?法则2:扩大可相互替代者的规模。
为什么在税收法规上有这么多争斗?法则3:控制政府收入来源。
为什么民主党人花掉那么多税收在公共福利和社会工程上?或,究竟为什么会有指定用途的资金?法则4:不计代价地回报你的核心支持者。
为什么共和党人希望降低最高税率并对全国性医保体系的想法百般反对?法则5:不要打劫自己的支持者以利对手。
独裁和民主,一体两面,不过是各自名称称呼
>> 无论你谈论的是萨达姆·侯赛因还是乔治·华盛顿。归根结底,老话仍然是真的—所有政客都一个样。
◆ 第二章 上台
>> 一名挑战者要想夺取权力只需做三件事。第一,他必须除掉在位者。第二,他必须控制政府机关。第三,他需要成立一个由支持者组成的、足以确保他成为新在位者的联盟。这些行动的每一个都面临独特的挑战。成功的相对难易程度在民主国家和独裁国家之间各不相同。
>> 当现存制度的守卫者们对报偿十分不满、有意寻找新的领导人来关照他们时,革命就会发生。另一方面,通过镇压人民可以击退造反—这永远是令人不快的任务—联盟成员必须从领导人那里获得足够的利益才会去做令人极其不齿的事以维持现有体制。如果在现存体制下他们拿不到足够好处,他们不会阻止人民起来反抗现政权。
>> 统治的关键在于支付报酬给支持者,而不是善治或代表普遍意志。对一名刚刚上台的领导人来说,收买忠诚特别困难。
>> 在政治中,上台掌权与做好事毫无关系,而永远与做有用之事有关系。
>> 王朝式规则在民主国家司空见惯的原因与在独裁国家和君主制国家毫无二致。有谁比家族成员还能更好地保护家族财富和威望?民选官员花小钱赚大钱,享受权力,他们与奥古斯都皇帝或卡洛·甘比诺一样,渴望让自己的子孙享有一样的好处,保护他们的遗产
◆ 第三章 掌权
>> 那么,一位新上位的统治者该做什么来保住他的(或她的)脑袋?一个好的起点就是强化支持者联盟。
>> 就算到了现代,选择无法登顶的亲密顾问这一原则仍然有效。
>> 牢固掌权的最佳方式是保持很小的联盟规模,并且至关重要的是,让联盟里的每个人都意识到有大把人可以取代他。
>> 操纵下的选举是对有能力的政治家们的警告:如果他们不紧跟领袖的步伐,他们是可抛弃的。
>> 众所周知,历史是由胜者书写的。因此,领导人只要能逃脱追究,就不应该放弃使用欺骗手段
◆ 第四章 窃贫济富
>> 特别是在小联盟的情况下,征税从联盟以外的人(穷人)那里向联盟以内的人(富人)进行财富再分配。小联盟体制充分展现了这一法则,富人之所以致富恰恰因为他们身在致胜联盟之内,其他人之所以穷正是因为他们不在联盟内
>> 民主领导人也征重税,原因和独裁者一样:他们要给选举时支持他们的团体提供补助,以损害那些反对他们的人的利益为代价
>> 金融危机是迫使领导人实施民主化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债务减免却缓解了财政压力,使独裁领导人无须改革仍能坐在位子上,继续让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 税收、资源开采和借债是喂饱致胜联盟的最主要方式。
>> 他们为联盟成员提供私人好处。不同政治体制下,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的混合方式也不相同。有必要指出的是,在回报联盟之后剩下的任何资源都可以由领导人自由裁量。
◆ 第五章 获取与花费
>> 前者太弱,畏惧造反;后者心满意足,没理由造反。确实,只有广大的中间派才对政权稳定及其领导人真正构成威胁
>> 政治生存背后的逻辑告诉我们要保持怀疑态度。
>> 一个聪明的民主领导人当然要尽量避免出现这种麻烦,他只有在有利于多数人特别是他的选民(也就是有影响者)的前提下才能动用征地权。当关键支持者只有极少数人,大概任何东西都保不住了。
>> 我们也将看到,贪腐是小联盟领导人的好帮手,实际上,为党羽们提供贪污、贿赂机会和其他私人好处,有助于领导人维持权位。提供相似的好处会让民主领导人丢掉乌纱帽。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总是由小联盟领导。
◆ 第六章 腐败使人有权 绝对的腐败绝对使人有权
>> 政治生存的逻辑告诉我们,无论是掌管国家、企业还是哪个委员会的领导人,首先且最重要的目标是得到和保持权力。第二,他们希望最大限度地掌握收入的开支权。
>> 正如我们可想而知的,有比较有效的公共政策。居住在大联盟地区的人民相比小联盟地区的人民更容易得到医疗保健,具有较低的婴儿死亡率以及更充分的住宅电气化,等等。
>> 从任何老板的角度来说,组织一家企业的最佳方式与组织一个政府的最佳方式没两样:依赖一个很小的不可或缺者集团,他们从一个很小的有影响力的选择人集团产生,而这个集团相应地又是从千百万可相互替代的选择人当中产生的。
>> 领导人给联盟的钱绝对不能缺斤少两,无论这么做是为了给自己留下好处还是为普通人民谋福利。
>> 领导人有时候会错误估算了让联盟开心需要付出什么。当他们犯下这种错误,不仅将丢掉权位,而且常常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 一个领导人很难知道人民真正需要什么,除非领导人是通过投票选举产生,并且允许新闻自由和人民自由集会表达诉求。没有自由公平选举、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带来的问责,小联盟统治者们即使心存善念也只会做他们和联盟参谋们认为是最好的事。
>> 公司发生欺诈行为的最佳早期预警信号是,高级管理层的薪酬低于—而不是高于—财务报表所显示的公司表现所对应的薪酬水平。
◆ 第七章 对外援助
>> 经济学的核心在于比较优势。每个人都应该在他们相对擅长的领域具有专长,然后与别人交换产品和服务。比起每个人试图在每一件事上都亲自做一点点,这种方式的产出更多。
◆ 第八章 反叛中的人民
>> 只有那些愿意做真正肮脏勾当的人才适合盘算成为独裁者。心慈手软的人一眨眼工夫就会被人搞掉。
>> 独裁者讨厌各种自由权利,因为它们使人民能更容易了解彼此共有的悲惨境况并相互协作起而反抗政府。
>> 自然资源充沛或外国援助源源不绝的国家罕有进行民主化的。它们是世界上压迫程度最高的国家。它们的领导人拥有回报核心支持者的资源,无须赋予人民权利。
>> 导致人民反抗的因素相对不那么复杂。领导人通过提供公共物品、为提高人民的福利付出多少,决定了人民是否反抗。自由度水平决定了人民是否依照这些愿望走上街头。
>> 抗议行动还是比较罕见。它们需要导火索。
不能说的秘密
>> 在独裁国家,自然灾难可以演变成一股号召力量。灾难会聚集起现政权的反对者,使他们的相互协调变得相对容易。不过,因灾死亡人数多少对独裁者能否继续掌权几乎产生不了影响。事实上,别的不说,灾难中死的人越多越有利于独裁者的政治生存。
◆ 第九章 战争,和平与世界秩序
>> 人们经常说战争超越了日常政治,超越了党派之争。但事实是,战争天生就是政治性的
>> 普通人天生不希望战争……但,毕竟是国家的领导人在决定政策;把人民拖进战争永远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无论是在民主国家或法西斯独裁国家,或议会国家,再或是其他类型独裁国家……你所要做的就是告诉他们敌人打过来了,然后谴责和平主义分子缺乏爱国心将国家置于危险之中。这套方法在任何国家都管用……?
>> 一个大联盟国家进攻另一个大联盟国家的唯一前提是对方确实足够弱小,宁愿谈判而不是反击
>> 不过,假如我们的利益和外国人民的利益一致,则很有可能在该国成功实现民主化,特别是如果存在一个急于发挥影响力的强大对手的话。战后的成功民主化故事符合这一模式
◆ 第十章 怎么办?
>> 一个人做任何事情总有两个理由:
一个好的理由和一个真正的理由。
—约翰·皮尔庞特·摩根
>> 我们聚焦的是实然而不是应然的问题
>> 第一个原则就是我们永远不要让对完美的追求阻碍我们做出小的改善。
>> 想想看对可相互替代者、有影响者、不可或缺者这政治生活的三个维度来说,什么东西对他们有利:对领导人及其核心支持者有利的东西几乎从来不曾对其他人也有利。
>> 一个解决方案除非确实可以被落实,否则就不能叫做解决方案。能做的事情必须满足实施变革所需的每个人的需要。
>> 。J.P.摩根说得很对:人们总能找到某种原则性的说辞去为任何立场特别是自己的利益进行辩护
>> 当我们设计世界之病的治疗方案时,最关键的第一步是先搞清楚主人公需要什么以及不同的政策和变革会如何影响他们的利益。把人们表面上的话当真的改革者会很快发现改革走进了死胡同。
>> 在变革中每个人都是利益相关方,但可相互替代者、有影响者、不可或缺者和领导人并不经常在需要什么样的变革上达成一致
>> 领导人喜欢建立虚假的、腐败舞弊的选举制度,
>> 政治生活的基本事实就是人们都在做对自己最有利的事
>> 因此,一个聪明的联盟会与人民大众合作推动联盟的扩大。人民愿意合作是因为这将为他们带来更多公共物品;联盟愿意合作是因为这将减小他们出局的风险
>> 亲爱的勃鲁托斯,那错处并不在我们的命运,而在我们自己”
读书让灵魂栖息片刻秘密读书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